•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9-05-05
  • 杨丽萍现身商品交易会被围观一脸冷傲 见到于荣光开心露齿大笑 2019-05-04
  • 张瑜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03
  •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 都市小说 > 终极教师 > 第559章、第八剑!

    为什么重庆时时彩改为欢乐生肖: 第559章、第八剑!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fmv9.com.cn     第559章、第八剑!

        “救我——”黑车司机的脑袋伸在车门外面,半截身体被卡在车子里面。他的身上鲜血淋漓,地上已经积累了一滩血渍,应该有什么部位受伤了。

        他一边嘶吼,一边对着将上心招手求救。

        在场就只有方炎渔夫将上心和司机四个人,方炎和渔夫正在战斗,不可能会分神救他。他也只能把希望放在将上心身上去了。

        将上心只是眼神呆滞地看着方炎,完全没有注意到司机求助的眼神和呼喊。

        将上心不是第一次看到方炎出手,但还是再一次被他的功夫给征服。

        刚才她的身体被一股气体托起来,等到自己反应过来时已经在几米之外是怎么回事儿?

        方炎跳那么高,像鸟尔一样都飞到了半空中又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一掌拍下去就能够把车顶给打出一个大窟窿,这是在玩魔术吗?

        方炎一连拍出去三十八掌,因为他的动作太快,所以将上心只看到他拍出去一掌。

        在旁观者的眼睛里面,真相就是方炎居高临下一巴掌拍下来车顶就陷进了车身里面。

        将上心不傻,她知道在方炎和渔夫缠战的时候,是自己离开这里的最好时机。

        但是,将上心却并没有离开。

        她知道方炎很厉害,但是万一方炎打不过那个戴着墨镜的老头子渔夫呢?

        人们都说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这句话用在将上心的身上格外的适合。

        因为恋了爱了,所以担心的就多了。

        在方炎的龙卷风暴轰出去的时候,渔夫就知道这小子实力惊人。

        那是大自然的力量,那是不可抗拒的力量。无论是挡是拆都不可为,唯一的途径就是避其锋芒选择逃离。

        他的手腕一抖,鱼竿前面的丝线便朝着旁边的大树飞了过去。

        丝线缠绕在树干上面,他就像是放出飞丝地蜘蛛侠似的窜了出去。

        是的,手握鱼竿的渔夫确实像是好莱坞制造出来的那位超级英雄:蜘蛛侠!

        渔夫的双脚悬空,整个人的身体都被丝线拉扯着挂在树干上面。

        树干嘎吱嘎吱作响,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断裂开来。

        方炎看着渔夫,说道:“能够让渔夫前辈夸奖,小子心里非常高兴。要不,咱们就不要打打杀杀的了,找个地方喝喝茶聊聊天多好?”

        渔夫冷笑,说道:“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这才刚刚开始呢,连热身都算不上,就想逃跑了?”

        “我不是想逃跑,我是怕伤了你老人家?!狈窖滓环彝耆俏阕畔氲哪Q??!罢庵皇潜硐殖隼匆坏愕闶盗?,连我的十分之一都算不上,你就夸奖个不停,又是虎爷无犬孙又是英雄出少年的——”

        “我没说英雄出少年——”

        “但是你表现出来了这个意思。这样就让你惊叹得不行,证明你的实力肯定是远远不如我的——反正你也打不过我,咱们就没必要打下去了吧?我要是当真把你给伤着了,回去我爷爷还不打断我的狗腿?”

        “牙尖嘴利的家伙——”渔夫怒声喝道:“不用你爷爷打断你的狗腿,我现在就打断你的狗腿——”

        渔夫说话的时候,手腕轻轻一抖。

        咔嚓——

        鱼线悬挂着的那根枝干断裂,带着茂盛的枝叶朝着方炎砸了过去。

        呼呼呼——

        树枝挟带着风声,飞行的过程中还有树叶飘落。

        但是那些飘落的树叶并不随风飞散,而像是一把把叶刀似的朝着方炎扎了过去。

        飞花摘叶便可伤人,说得就是这些内江湖高手。

        方炎的身体原地旋转,醉鹤乘风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穿棱在花丛中的蝴蝶。

        嗖嗖嗖——

        叶刀从他的头顶、脸颊、肋下、裤裆等各个部位穿过,却就是触碰不到他的身体。

        在将上心的眼里,这个时候的方炎在漫天刀雨中闲庭信步,姿势潇洒写意之极。

        砰砰砰砰砰——

        那些叶刀扎在地上或者黑色轿车上面,轿车的车身都被割出一条又一条的口子。

        还有两条叶片扎在黑车司机的大腿上面,黑车司机眼睁睁地看到叶片飞来却难以躲避,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唉嚎惨叫出声——

        最要命的还是那被银线甩过来的粗大树干,他们哗啦啦地朝着方炎的脑袋罩了过来,有种无差别攻击的架势。

        方炎不躲不避,身体直直地朝着那树杆冲了过去。

        即将靠近的时候,突然间一拳轰出。

        树干就像是点着了的炮仗似地,突然间霹雳啪啦根根爆炸开来。

        方炎的身体仍然前冲,朝着向他扑来的渔夫而去。

        渔夫手持鱼竿,鱼竿如长剑般地刺向方炎的胸口。

        更让人觉得诡异地是,那鱼线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竟然从背后朝着方炎的身体缠绕而来。

        前有长枪,后有丝网。前后夹击,让人进退两难。

        方炎没有进也没有退,他的身体瞬间站定,然后脚踏阴阳两极,原地快速的旋转起来。

        嗖——

        那长线从他的身边穿了过去,朝着渔夫所在的位置袭击。

        渔夫手中鱼竿隐带风雷之声,不是长剑却带有肃杀之意。

        就像是年老不堪使力似的,竹竿在渔夫的手里抖动个不停。

        灵蛇吐芯!

        方炎的双眼、眉心、嘴巴、咽喉、还有胸口以及腹部全都是渔夫的攻击目标。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给一枪捅死。

        方炎冲锋的速度不减,突进的脚步仍然平稳坚定。

        太极之心疯狂旋转,太极之域也全面展开。

        在方炎的脑海里面,渔夫手里的竹竿变成了一条红色的长蛇。

        蛇头抖动个不停,但是蛇尾却保持不动。

        打蛇打七寸!

        方炎一掌横切过去。

        咔嚓!

        蛇头被切掉,竹竿断裂成两截。

        渔夫手持断枝再刺,方炎再次劈挂。

        嚓!

        再刺!

        再劈!

        嚓!

        再刺!

        再劈!

        渔夫连刺七刺,方炎连劈七次。

        每一次劈下,竹竿都要断下一截。

        很快的,那枝竹竿就已经只剩下渔夫手里的一小截。

        将上心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舒展开来,就看到渔夫已经举着手里的半截竹竿朝着方炎的胸口刺了过去。

        “方炎——”将上心急叫出声。

        哧——

        竹竿刺进了方炎的身体,渔夫手里的竹竿完全的没入进去消失不见。

        “方炎——”将上心实在是被吓坏了。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在方炎身体上面消失的尖长竹竿,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方炎是为了?;ぷ约翰耪境隼吹?,如果方炎因此而受伤或者陨命的话,那么——她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着?

        她的眼眶湿润,大颗大颗地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她的身体颤抖地厉害,想要冲上去查看方炎的情况,却发现双腿根本就没有挪动的力量——

        父亲将风行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在身边,看到的只是泡肿他的尸体。所以她体会不到那样的感受。

        现在,方炎就是在自己的眼前战死,这种感觉——当真是撕心裂肺啊。

        渔夫一击成功,退后一步。

        方炎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渔夫说道:“你早就算到了这一步?”

        渔夫点了点头,说道:“我算到了你能挡下我五剑,但是没想到你能挡下我七?!?br />
        “那么第八剑呢?”

        “没有第八剑?!庇娣蛩档??!耙还淖髌?,再而衰,三而竭——我能够违背常理练习到刺出第五剑,已经是我的极限。连刺三剑都刺不死人,那是对手。连刺五剑都刺不死人,那是高手。连刺七剑都刺不死人,那是我的杀手——”

        “所以你选择了放弃?”方炎问道。

        “不,我只是选择了把进攻权交给你——”渔夫看着方炎说道?!霸谖掖坛龅诎私5氖焙?,我以为你会反击——你有太极之心,可以清晰地看穿我出剑的轨迹。我出手的时候,你只需要一记简单地小擒龙手就可以夺剑,然后趁势刺入我的胸口或者肋下的第三根肋骨——可惜你却没有那么做?!?br />
        方炎笑,说道:“我不能那么做?!?br />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爷爷的朋友?!狈窖姿档??!拔乙淙灰恢苯心愕跛拦?,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把你当成朋友——”

        渔夫脸色黯然,说道:“可惜啊,可惜啊——”

        “没有什么可惜的?!狈窖装参孔潘档??!澳慊钭?,他也活着,难道这还不值得让你们俩大醉一场吗?”

        渔夫大笑出声,用力地拍着方炎的肩膀,说道:“说的好啊,我活着,他也活着,难道这还不值得让我们大醉一场吗?”

        渔夫看着方炎,说道:“小子,我输了,输得没脸没皮,也输得心服口服——”

        方炎把插在肋下的那半截竹竿抽了出来,双手奉送到渔夫面前,说道:“多谢前辈指点?!?br />
        刚才渔夫的第八剑也被方炎看在眼里,用太极之心掌握了它的脉络。

        在它一剑刺来时,方炎身体偏移,用胳膊把那半截竹竿给夹了起来,阻断了渔夫的攻击波断。

        “哪有什么指点?是你以真才实学胜了我而已?!庇娣蛩档?。

        他伸手接过方炎递过来的那半截竹竿,然后反手插进自己的胸口位置。

        嚓——

        刺破皮肉的声音传来,然后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胸口。

        “前辈——”方炎急声阻止。

        渔夫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死不了?!?br />
        “——”

        渔夫意味深长地看了方炎一眼,说道:“本来这一剑应该让你捅进来的,你不愿意做,我就只好替你代劳了——”

        渔夫看了不远处痛哭流涕地将上心一眼,说道:“走吧。走吧。跟着他走,再也不要回来——也不值得你回来?!?nbsp;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9-05-05
  • 杨丽萍现身商品交易会被围观一脸冷傲 见到于荣光开心露齿大笑 2019-05-04
  • 张瑜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