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 穿越小说 > 汉武挥鞭 > 第七百二十章 太子邀约

    欢乐生肖时时彩: 第七百二十章 太子邀约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fmv9.com.cn     时近黄昏,暮鼓已然响过,东西两市尽皆闭合坊门,章台大街却依旧热闹喧哗。

        刘典眼见到了饭点,陪表姊表妹们逛了许久,只觉腹中饥渴,便欲寻处食肆用膳。

        换了寻常日子,他必是会回府陪长辈用晚膳,然今日乃是重阳,刘氏王侯往宫内宗祠祭祖后,帝后会设宫宴飨饮,各家宗妇亦是随之入宫。

        刘典的阿父刘买既为乘氏侯,更乃太常卿,宗室祭礼是少不得他的,故也携夫人跋子早早入宫了。

        外祖父又是抱着襁褓中的小刘顺回了卑禾候府,偌大的乘氏侯府没了长辈,皇亲苑又离章台大街有些远,刘典觉着索性寻处食肆用过晚膳,带表亲们再稍微逛逛,让她们体会夜市的热闹,对外祖父的嘱托也算有所交代了。

        章台大街的夜市,虽比不得东阙广场热闹喧哗,然因此地乃长安权贵们的休闲玩乐之所,各商家不惜花重金弄了不少霓虹灯,用来装饰招牌和门面。

        每到夜幕降临,街边路灯通了电,各处铺面的霓虹灯亦会亮起,五颜六色的灯光颇为绚丽,美不胜收。

        初次见识此等美景的外乡人,皆是惊叹不已。

        在宫邸学舍就读的贵胄子弟却是知晓,现今这些所谓的霓虹灯,仅是徒有其表,为他们讲授格物课业的博士们,时常感叹,帝国科学院尚无力制取格物典籍中记载的诸多惰性气体,无法制作出真正的七彩霓虹灯。

        往灯管里填充二氧化碳,仅能发出白光;填充汞蒸气,倒是能发出蓝光,然玻璃质脆易碎,水银有毒,容易出岔子。

        于是乎,商铺所使用的霓虹灯只能因陋就简,在灯泡和灯管外头染色,形成各种不同色泽的灯饰。

        饶是如此,无疑也比各家商铺过往挂着的灯笼要绚丽的多。

        刘典虽是清冷孤高,然身为长安土生土长的宗亲贵胄,自也存在着某种骄傲和自豪,想顺带让表姊表妹们瞧瞧咱大DìDū的如斯盛景。

        他拿定主意,盘算着何处食肆最为合宜,却不料此时有人正自看他笑话。

        离此不远,便是醉仙居,乃田氏商团名下的食肆,或可称之为酒楼。

        天人间和七窍玲珑阁皆是面向特定的客群,醉仙居却是有所不同,来客虽也是非富即贵,却没太多旁的身份限制,迎八方之来客,故早已连锁的方式,开遍了各郡县的繁华大城。

        章台大街的醉仙居亦是生意兴隆,丝毫不比享誉大汉的肥羊火锅差,且因菜色更加丰富,能满足口味不同的来客,更受外乡人的欢迎。

        因地处DìDū,为免僭越之嫌,醉仙居以八座危楼构筑的特色环形建物,醉仙八楼,皆仅楼高三丈,下有大堂,中有雅间,有轩阁,布置尤为精致的是最内里的望月楼和摘星楼,望月楼富丽堂皇,摘星楼古朴典雅。

        身份尊贵的客人,多是会选在望月和摘星两楼用膳,然也有例外,喜欢临轩观景,阅章台盛景者,往往会选临街的乘风楼。

        乘风楼御风阁,欲驾徐风步青云。

        御风阁外,太子刘沐正自临轩观景,远远瞧着街边的族兄刘典,丝毫不掩饰脸的幸灾乐祸。

        “哈哈,今日孤王本想观星望月,岂料未等月朗星现,七位仙女却已下凡,莫非仙子不知人间时日,错将重阳当七夕?”

        刘沐数过刘典领着的贵女们,将将七位,不由恶趣味的出言调侃,对身侧的赵府小贵女道:“你瞧瞧我那族兄,可像话本中的牛郎?”

        赵婉翻了翻白眼:“牛郎对织女痴心不渝,七夕鹊桥之,更无旁的仙子,岂会似这般众女环伺?”

        皇帝刘彻这穿越而来的文抄公,为大汉的通俗文学确是做出了不小贡献,似赵婉这类贵女,自幼就是听着盗版童话和传说长大的。

        刘沐耸耸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刘典族兄行将束发,却仍未定下婚约,多见些贵女,好生挑个自家合意的,也不为过?!?br />
        赵婉不禁撇嘴:“果如皇后所言,天下男子皆是大……”

        她言之未尽,只冷哼两声,以示鄙夷。

        “皆是大猪蹄子么?”

        刘沐闻言失笑,毫无顾忌的接话道:“此乃父皇自嘲之语,母后能在私下学嘴,你却是不能说的,莫说会辱及旁人,便是少傅闻得,怕都放你不过?!?br />
        刘沐口中的少傅,自是太子少傅赵立,赵婉的亲爹。

        “……”

        赵婉缩了缩脖子,心虚道:“殿下想岔了,小女子想说的是,天下男子皆是大英雄?!?br />
        “哈哈!”

        刘沐捧腹大笑,忍不住打趣道:“你如此赞许孤王,未免过誉了?!?br />
        “……”

        赵婉深知这厮霸道又无耻,与他占不着口头便宜,索性噤声不语了。

        刘沐倒也晓得分寸,没继续出言打趣。

        末伏过后,太子太傅和太子少傅不再悬缺,太子府的属官权责和诸多事务皆须适度调整,使得他这太子近来鲜少闲暇,休沐日也难得出宫。

        今日,他随父王往宗祠行祭,随后得了父皇准允,宫宴就无须列席了,毕竟席皆是刘氏王侯和宗妇,年仅十三的他,与一众叔伯婶娘饮宴,实在太过拘束了。

        汉人讲究尊老敬老,饶是贵为太子,在长辈面前也要讲究礼数,彼此都觉着麻烦。

        难得闲暇,又奉佳节,城内暂免宵禁,明日又逢十休沐,今日不出宫玩个痛快,更待何时?

        独乐乐与众乐乐,自是众乐乐。

        奈何想要呼朋引伴的太子殿下,在出宫后却才发觉,小伙伴实在太少!

        张笃和孙武已然奉旨赴滇;霍去病得霍氏家主过继为膝下嫡子,又有郎中令齐山养子的身份,今日非但要随长辈祭祖,更要与族老飨宴;公孙愚与刘孝和刘悌兄妹昨日下学就已随南宫公主前往渭北甘泉宫,泰安公主亦是随行,还带了小翁主桑无忧。

        太子殿下成了“孤家寡人”,突觉秋风萧索,莫名凄凉,故而想到了赵府的小贵女,觉着逗弄逗弄这傻乎乎的小妮子也挺有趣,故而让近侍往赵府递了名帖,邀她出府。

        赵氏夫妇接到太子名帖时,颇是措手不及,盖因他们正要带女儿出府,前往渭北种植园探望苏媛的义父耿忠。

        耿忠就是耿老汉,他本是出身卑微,有姓无名,后因在农学院任教时专研农艺有功,得公府破格拔擢为帝科院农业研究所的博士,且得皇帝赐名耿忠,并封了五大夫的爵位。

        赵氏夫妇素来公务繁忙,耿老汉又常住渭北,与一众农业研究所的博士和学子钻研种植栽培的技艺,平日鲜少相聚,重阳加沐日,可得两日休歇,故而早早定下要带女儿赴渭北探望。

        孰料太子邀女儿出府游玩,赵氏夫妇也不好推拒,便是仔细叮嘱赵婉一番,颓自骑马出府,往渭北去了。

        虽有些忧心女儿,然早遣人给义父传讯,言明今日前去探望,夫妇俩皆是感恩孝顺之人,绝不可能让老人家白等。

        况且,女儿与太子殿下多有往来,也非初次受邀出游,更有诸多内卫和暗卫在侧随扈,在京卫时刻巡察的北阙甲第和章台大街,绝无甚么危险。

        有违男女之防的举动,太子殿下和自家女儿也都做不出来,内卫可不只肩负随扈之责,直辖于郎中令的他们,实是只对皇帝陛下尽忠的死士。

        若太子殿下做甚么有违天家颜面之事,内卫将领是真敢将他绑了,扛回宫去交由陛下责罚。

        郎署内卫和太子亲卫是有所不同的,尤是现下太子二傅已然就任,内卫归郎中令齐山统御,太子亲卫则归少傅赵立辖制。

        亦因如此,太子身边亦有赵立辖下属官,饶是赵婉在殿下面前有所失仪,他们也能代为缓颊求情,故赵立也没担忧过甚。

        苏媛虽有旁的忧虑,却也没与赵立多说,女儿家的事儿,且只是捕风捉影的揣测,自觉没必要与夫君多说。

        智商高,情商低,说的就是赵立这类人,苏媛与他相伴多年,如何不知?

        八字没一撇的事,与他说了,非但于事无补,反是为他徒增烦恼,实在没甚么必要。

        “赭端,去将族兄请来,陪孤王饮酒,那些贵女更要好生请来?!?br />
        刘沐突发奇想,对侍立在侧的小内侍吩咐道。

        内侍领命而去,赵婉撇了撇嘴,倒也没多说甚么。

        她晓得刘沐看着莽直,实则满腹坏水,惯爱捉弄人,尤是对秉性孤高的刘典,他平日没少变着法子逗他。

        刘沐倒不是真的不待见自家这位族兄,恰恰相反,对才学兼备的刘典且自幼伴他读书的刘典,他心里还是很佩服的,亦多有倚重。

        刘典因其父刘买为梁王嗣子,日后极有可能承袭王爵,不宜出任太子属官,然在虚年十岁时,就在尚书台混了个小小守尚书郎,得赐在承乾宫行走的令符。

        皇帝刘彻倒不是真让他任官,只是让他挂个虚职,以便他替刘沐从尚书台阁调阅部分国政策问和过往公文的副本。

        刘沐深知,自身日后得继帝位,刘典必如张笃等人般,乃是辅佐他的左膀右臂,自不会真的欺辱刘典,偶尔的小小恶作剧也绝不会过火。

        换了不起眼的小角色,太子殿下连戏弄的心思都没有。

        然刘典年岁不大,却格外的老成持重,遇事淡定沉稳,太子殿下鲜少能逗弄成功,只能徒乎奈何。

        偏生太子殿下是不服输的脾性,愈难得手愈是挖空心思折腾。

        刘典则是见招拆招,硬是与年岁相仿,脾性却天差地别的太子族弟周旋多年,常在河边走,却鲜少湿鞋,使得张笃等小伙伴实在佩服得紧。

        能让太子殿下屡屡吃瘪,却从未真正动怒的同辈,也就刘典这厮了。

        此时此刻,太子殿下见得有机可乘,自是又动起了歪脑筋。

        赵婉瞧着他脸隐隐露出的坏笑,亦是抱着瞧好戏的心思。

        刘典看似如其父刘买般谦和恭顺,实则内里遗传着其祖父梁王刘武的恃才傲物,每每在宫邸学舍遇见她这类“才疏学浅且仪态不端”的贵女,更会不经意的颦眉斜觑,真真气人得紧。

        若能让他吃瘪犯窘,她自是喜闻乐见的。

        太傲气,没朋友!

  •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微信 骑砍风云三国快速赚钱 急速赛车网站 西甲皇马赢巴萨 手机免费兼职赚钱贴吧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92千炮捕鱼 单机捕鱼送话费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利彩票五分彩怎么玩 今天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现在哪里可以网上买彩票 大发彩票苹果 黑龙江p62开奖号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彩81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