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9-05-05
  • 杨丽萍现身商品交易会被围观一脸冷傲 见到于荣光开心露齿大笑 2019-05-04
  • 张瑜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03
  •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再见水寒秋

    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再见水寒秋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fmv9.com.cn     不过这一行人也确实是有一些威风的资本。

        左旸看了一下,他们的功力境界还挺像那么回事,走在最强面的老者是仅次于“一代宗师”的“所向披靡”,而剩下的5个人,则全都是与阳宗海同一境界的“傲视群雄”,反正都比左旸要高。

        说句老实话,左旸心里清楚如果没有【钟灵貂毒】,他哪怕是与阳宗海一对一单挑,也未必就一定能够获胜。

        眼下一下子面对这么多NPC高手,他的最后一份【钟灵貂毒】昨天晚上又已经用在了张丹灵的身上,这种情况下,他能够从这几个人身上讨得便宜的可能性基本上就是零。

        所以面对对方这句类似于“你瞅啥”的挑衅……

        “……”

        左旸很明智的选择了假装没有听见,同时立刻将目光收了回来,目不斜视的沿着山路继续向上走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更何况,他来这里还有着更加重要的任务,完全没有必要在这几个不相干的人身上冒险,若是不慎暴露了身份就,令整个江湖都知道“无缺公子”居然加入了邪派阵营,那就更加不妙了,毕竟他现在代表的可是整个移花宫的立场。

        然而他想息事宁人,这些星宿派的人却还未必答应呢。

        “站??!”

        左旸才刚向前走了一句,那三男一女四名弟子便同时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

        其中那名个子最高、长这一张十分正直的国字脸然而眉眼之间却没有一丝正气可言的男子眯着眼睛沉声说道,“你是冲撞了我们掌门人,非但不主动上前行礼赔罪,还想一走了之?未免也太不将我们星宿派放在眼中了吧!”

        “正是,我们掌门人德高望重,不便与你计较,但我们身为掌门人的弟子,为了维护星宿派的威严却不能置之不理,你今日若是不给向我们掌门人作揖赔罪,就休想走了!”

        另外一名身材微胖低矮的男弟子也是向前走了一步,不甘示弱的逼迫道。

        说完,此人还一脸讨好的朝那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笑了一笑,仿佛在邀功一般。

        “呵呵?!?br />
        而那名老者则露出了赞许与享受的笑容,如此自然便算是默许了弟子的行为,真是一个奇葩的门派掌门。

        小人得志罢了,永远上不了台面。

        左旸心里如此想着,其实他并不惧怕这几个仗势欺人的家伙,要说仗势欺人,他现在仗的可是大魔头乔北溟的势,这些个响应乔北溟号召赶来崂山助阵的邪派,有哪一个敢在乔北溟面前造次,那不是活的不耐烦么?

        只是现在,乔北溟不在身边,如果当真发生什么冲突,这种情况下他肯定是非常吃亏的,就算事后依然能够找乔北溟为自己出头,但这次造成的损失却未必能够挽回,更何况他还不想在邪派阵营中暴露身份,因此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话说,这些人也是挺不长脑子的。

        这里可是崂山,眼下能够登上崂山的人,大多数都是邪派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或是这些人物的弟子,这个星宿派如此嚣张,难道为自己以及星宿派惹来麻烦么?

        事实证明,星宿派中其实也是有人长了一些脑子的。

        说话之前,那个唯一的女弟子也是已经走了上来,虽然语气上与前面两个人没什么不同,但却并没有忘记先询问一下左旸的身份:“你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我们掌门人不杀无名之辈,你若是识趣便摘了脸上的【蒙面巾】,速速报上名来,假如我们掌门人与你师傅有一些交情的话,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或许略施一番惩戒之后还能留你一条性命!”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弟子也是颇有几分姿色的,年纪也是不大。

        不过与慕容山庄的慕容仙、以及东方世家的东方傲雪比起来,依旧还是差了一截,尤其是气质方面,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美女。

        而此话一出,第一个说话的国字脸男弟子立刻又一脸猪哥样的冲这名女弟子讪笑起来,连忙附和道:“小师妹说的有理,你若不想死得不明不白,速速摘下【蒙面巾】报上名来!”

        “果然还是小师妹说话周全?!?br />
        第二个说话的矮胖男弟子也是差不多的神色,嘿嘿傻笑道。

        “咱们三个人中,就数小师妹最为聪颖,难怪掌门人最喜欢她?!?br />
        最后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弟子也是一脸笑意的说道,看向小师妹的眼神之中夹杂着爱慕之意。

        “嗯?!?br />
        而那名被称为掌门人的老者又是颇为欣赏的看了这名女弟子一眼,微微点了下头。

        唯有掌门人身边的那名妇人,眼中却是划过一抹阴霾,似乎对这名女弟子有着不小的敌意,只是不便发作罢了。

        “这几个人找死……”

        左旸自然看得出来,这些家伙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

        三男一女四名弟子都在想方设法的讨好那名老者,而同时三名男弟子又对那名女弟子都有讨好的成分,除此之外,老者身边的妇人似乎又对那名女弟子颇为不爽……

        只是此时,因为星宿派不属于那些时常在江湖中走动并且公开招收弟子的门派,左旸对这个门派的人物还不是太了解,无法唤上他们的名字来。

        其实这名老者唤作“苏百灵”。

        此人为人歹毒心狠手辣,最爱别人阿谀奉承,又最讨厌别人马屁拍到马脚上,因此他只要和人过招占上风,星宿派弟子就要大声拍马屁,但一见他落下风,就必须赶紧住嘴,以免遭殃……

        他最擅长的乃是一门叫做【化功**】的功夫,再加上一些颇为玄妙的使毒功夫,在江湖中虽然不能说是令人闻风丧胆,但也足以令一些人畏惧,因此还算是有些名头,一般人根本不愿预期为敌。

        而在他身旁的那名妇人,则唤作“兰姬”。

        此人乃是苏百灵的师妹,多年以前配合苏百灵毒害了师父和大师兄,助苏百灵成为星宿派掌门之后,便一直与苏百灵维持着这种为江湖人所不齿的禁忌之恋,并且这名妇人心眼极小,甚至手段比苏百灵还要歹毒一些,每每有女子与苏百灵有所接触,她便要醋意大发,想尽办法将第三者置于死地。

        后面死人则正是苏百灵的弟子,按照说话的顺序分别是大弟子摘星子、二弟子天晓子、小师妹阿言,以及三弟子玉阳子。

        摘星子趋炎附势、天晓子隐忍狡诈、玉阳子好色无耻……只有这个小师妹阿言略微有些不同,她既趋炎附势,又隐忍狡诈,同时脑子还非常灵活,做起事来比三个师兄都要牢靠,因此也最受苏百灵喜爱。

        除此之外,通过这些人刚才所说话的话,左旸还看出来了一点:星宿派虽然霸道,但却是那种欺软怕硬的伪霸道。

        这点毋庸置疑。

        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换做了乔北溟、又或是其他一些邪恶门派的掌门人,只要有人招惹了他们,又或是对他们有些不敬,这些人才不会管你是哪个门派的,师傅又是谁,肯定直接就出手将你给宰了,哪里会说这么多废话。

        因为他们根本不怕惹事,更不惧怕任何人的报复。

        而星宿派的人既然问出来了,甚至还为自己留了点退路,这就足以说明,其实他们心底还是有点虚的,并不敢惹太大的麻烦。

        察觉到这一点,左旸立刻心定了不少,这时候只需要将乔北溟搬出来,他们就决不敢动他一根汗毛。

        毕竟之前在上清宫的时候,一直立于乔北溟身边的那个蒙面男子还是有不少人看到的。

        而星宿宫这群人这么欺软怕硬,必定不敢进一步查验他的真实身份,他也就不必暴露身份了……至于这次的不悦,以后若是有机会再遇到,左旸定然是要讨一个说法的,但不是现在,现在他的任务是协助乔北溟金蝉脱壳,最好不要节外生枝。

        而正当他如此想着的时候。

        “苏老怪,你又在此处作威作福,难道以为崂山是你们的星宿海不成?”

        一个悦耳动听,但其中却充满了妖娆魅惑如同魔音一般的声音忽然从左旸身后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只芊芊玉手已经轻轻的搭在了左旸的肩膀上面。

        “???”

        左旸又是一惊,连忙回头看去。

        因为在这之前,他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也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接近,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此人想要取他性命,他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而当他回头看到这个声音的主人之后,却立刻又化惊为喜,因为这个人是个熟人,而且从某种层面上来讲,还可以算是自己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崂山密道中与左旸有多一次露水情缘的念萝坝尊主——水寒秋!

        只不过之前在崂山密道的时候,左旸昏迷之中虽然被水寒秋摘下了【蒙面巾】,但是最终也没有表明过自己的身份,而水寒秋也好像并没有识破自己的真实身份,而现在他又重新戴上了【蒙面巾】,水寒秋真的知道自己是谁么?

        可是如果不知道,水寒秋这种高高在上的女人,又怎会对自己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呢?

        如此想着,左旸还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水寒秋的肚子。

        这个家伙刚刚还在担心水寒秋是否会因为那次露水情缘也怀上了他的孩子,此刻既然遇到了,自然要借机求证一番。

        还好,水寒秋的腹部依旧平坦,完全看不出来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这应该是没有吧……

        “哈哈,原来是水寒秋水尊主,前几日在山上见到你们念萝坝的弟子,老夫见你不在其中还特意问起,你的人说你近日不巧正在闭关,这崂山盛会实在无法参与,老夫还替你惋惜来着,想不到最终水尊主还是及时赶来了,如此一来,乔盟主与我们邪派便又多了一大助力,实乃我邪派之一大幸事呐!”

        见到水寒秋出现,又见她竟将手臂搭在了左旸的肩膀上,苏百灵自然便将左旸当成了水寒秋的人,但表面上,他却是极为热情的与水寒秋寒暄了起来,仿佛之前对左旸耀武扬威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呵呵?!?br />
        水寒秋撇嘴妖媚一笑,却并没有接下他的话茬,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这是我的人,星宿派有何指教?”

        “水尊主说笑了,星宿派与念萝坝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老夫与水尊主亦是相敬如宾,何来指教之说?!?br />
        苏百灵依旧笑意盈盈的道,“水尊主,老夫此次下山有要事要办,实在不能耽搁,不如改日,改日待老夫得了空再与水尊主慢慢叙旧,请水尊主莫要怪老夫失礼,告辞!”

        说完这话,他也不管水寒秋如何回应,只是深深的看了左旸一眼,而后沉声喝了一声:“我们走!”

        接着这一行六人便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

        “不送?!?br />
        水寒秋看都没有看这伙人一眼,玉手依然搭在左旸肩膀上,轻轻发力一边推着他向山上走,一边说道,“苏老魔为人阴险歹毒,心眼又极小,我此番损了他的脸面,他虽不敢对我下手,但你却不同,日后你在遇到此人,务必要多个小心,免得不知不觉中着了他的道?!?br />
        “多谢水尊主,不过我不惧他?!?br />
        左旸点了点头,颇为生分的道。

        “不必再装了,你进入过本尊的身体,便是到了天涯海角,又或是改头换面,本尊也能认出你来?!?br />
        水寒秋声音却是已经冷了几分,“你若再装作没见过本尊,信不信本尊立刻一掌毙了你,好叫你知道本尊的手段!”

        “呃……”

        左旸一阵尴尬,只得嘿嘿干笑了一声,“好久不见?!?br />
        “想不到你不但活着从崂山密道中走了出来,竟然还与乔北溟绑到了一起,可真是令本尊刮目相看呐?!?br />
        水寒秋皮笑肉不笑的道,“如此说来,那【修罗阴煞功】怕是已经成了你的囊中之物了吧?”

        x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9-05-05
  • 杨丽萍现身商品交易会被围观一脸冷傲 见到于荣光开心露齿大笑 2019-05-04
  • 张瑜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