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福彩欢乐生肖: 第33章 义比天高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fmv9.com.cn     “爷爷……”看着手术台上慕容景天的反应,慕容姐妹互相握着手安慰着,此时将手捏的发青都感觉不到,早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很快,慕容景天的身上扎满了银针,足有上百根之多,每一根银针都在轻轻颤动着,给慕容景天带来了无言的疼痛,眼珠子翻得只剩下了眼白,口中鲜血不断的向外流着,身体却不敢移动分毫,让叶无伤都忍不住暗赞慕容景天的承受力:如果是别人,哪怕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恐怕也已经痛得晕厥过去了。

        “老爷子,你可要忍住??!”叶无伤厉声喝道,双手不断佛过银针,透明的气体不断地点在银针之上,催动银针来回颤动,下插的深度似乎又加深了几分,随着银针一分一毫的向下移动,终于看到有点点黑色物体从皮肤中硬生生的挤出来进入到了小玻璃罐儿内,近乎每一个小玻璃罐儿内都有一小滴黑色的物质,隔着玻璃罐儿就散发出一种难言的恶臭,令人作呕。当然这并没有结束,依旧有一些黑色物质正从汗毛孔中一点一点的往外渗着,很多火星已经被熄灭……

        “这才真的是病入骨髓啊,若不是早发现了一天,老爷子就算是神仙也难救??!”看着正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一切,叶无伤擦了下额头那细密的汗珠说着,突然眉头一皱,脑袋猛地向下地区,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对面墙上被打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怎么会有狙击手?!”叶无伤脸上惊疑不定,对着三女一男摆摆手后身形一闪蹲在了三楼窗边,微微抬起脑袋向着对面看去……

        “砰!”的一声,几乎是在叶无伤的一根头发刚刚露出来的时候,子弹便擦着窗框射进了手术室内,饶是手术台比窗户高出去了二十公分,子弹射进了手术台一侧,让叶无伤不由吐了吐舌头,身子贴着地面滑到了手术台前一脚踢在上面,手术台顿时带着慕容景天滑到了一侧墙壁前。

        “兄弟,这又是怎么回事?”枫岚不解的问道,“难道是那个慕容九东山再起了?”

        叶无伤摇摇头,他很清楚慕容九的伤势,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痊愈。而那个狙击手可以说十分专业,恐怕是王璐回去复命之后鳌峰又派了别人来吧?这一次,恐怕不会是女人了吧?心中想着,沉声说道“你们三个不要露头!思诚,等岁月的毒全部流进玻璃罐儿内之后就将老爷子身上的针拔出来,同时将岁月全部收集起来,我去会会外面的狙击手!”

        “姐夫(叶无伤)(兄弟)小心呐!”三女同时喊道,就见叶无伤对着三女竖了竖大拇指,随即身形一闪从另一侧窗户跳了出去,“砰砰”声不断,随着叶无伤的着地,又有五枪打了出来,每一枪都擦着叶无伤的身子过去,仅差毫厘而已。

        “呼……”叶无伤撇撇嘴,身子蹲在一处假山之下,暗自猜测出手之人的身份,此人是龙痕之人不假,但会是龙痕里的谁呢?一般人知道自己根本不敢前来,总不可能是个愣头青吧?赶来的,而且枪法如此好的,恐怕就只有公孙铭了吧?这小子从刚刚入伍就跟自己不合,看来是想出这口恶气来了!

        心中想着,左右看了看地形,似乎对于公孙铭来说根本没有死角,自己不管到了哪里都能成为他的靶子,若是只凭借敏锐及速度,似乎并不能到达他的身旁吧?

        叶无伤从一侧捡起几粒石子向着左侧弹了出去,只听“砰砰”几声枪响,石子落地的地方全都挨了一记枪子,让叶无伤呵呵笑了起来:看来这段时间公孙铭一直在苦练枪法啊,居然已经达到了这样的水平!

        “这小子,竟然躲在假山后面不出来,想把我的子弹全都耗光么?”远处的山头上,公孙铭正跟铁头趴在那儿,见叶无伤如此,公孙铭冷笑着说道,暗道传说中的兵王之王也不过如此么!现如今不照样躲在暗处不敢现身?

        “公孙,我去将他引出来。一直这样下去太浪费咱们的时间了!”相比较公孙铭,铁头那可是一个直性子,等了五分钟就等不下去了,说完不等公孙铭回话就向下奔去,速度那叫一个快,气的公孙铭差点一枪崩死他: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人呢?”有公孙铭的掩护,铁头大有深入虎穴的意思,速度不减一直冲到假山之后,却并没有发现叶无伤的影子,脸上顿时露出茫然的表情,而公孙铭在看到铁头这一表情之后暗叫不好,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叶无伤早就离开了那个假山,一直不现身就是为了将自己二人引出去的,只是铁头如此冲动,这可坏了大事!

        就在铁头愣神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腿一痛,低头一看,一根细长的银针正在小腿上打着颤,怒火直接就窜到了脑门上,低头就把银针给拔下来了,不曾想小腿竟然变得酥麻用不上一丝力气,让铁头仰天怒吼“叶无伤,暗中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出来跟爷爷一战!”

        没有声音,叶无伤就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就连人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一丝一毫,怎奈铁头小腿酥麻无法移动,不然早就将此处破坏的不成样子了。

        “难道是想将我也引下去么?”只看着铁头在那儿吼叫,却不曾见叶无伤的踪影,公孙铭那古井不波的心也有了一丝焦躁,不由自语着,一句话却让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不用出去,我已经过来了!”

        公孙铭只吓得肝胆俱裂,猛地举过狙击枪就要扣动扳机。他快,叶无伤更快,在他枪孔对准叶无伤的时候,叶无伤已经弹出了一根银针射进了枪孔之内,正巧跟还未打出枪口的子弹撞在了一起,整把狙击枪顿时四分五裂,公孙铭狙击枪脱手向后一跳,冷声喝道“叶无伤!”

        “对,是我!”叶无伤嘿嘿一笑,点头说道“没想到鳌峰连他的爱将都派出来了。号称足智多谋的你,为何直接就攻击,就不知道用个计策啥的?”

        “杀你,还需要计策么?”公孙铭冷声说着,让叶无伤哈哈大笑起来,点头说道“对,所以你的下场就是死。我本来不想杀龙痕的人,可是你家主子却苦苦相逼,我不动手,岂不是对不起鳌峰了么?”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公孙铭低吼一声,身形一闪向着叶无伤扑去,手中出现一柄银光闪闪的匕首如毒蛇般快速出手,常人几乎看不到他出手的速度,对此叶无伤淡淡一笑,为光一闪,一柄唐刀横在了他的身前,匕首正巧刺在刀背上,叶无伤在亮出唐刀的同时脚也没有闲着,脚尖向上一踢点在了他的小腹上,闷哼一声倒飞出去趴在了地上。

        “你家主子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又凭什么来杀我?”叶无伤嗤笑一声,对于公孙铭的脑残行为感到不解:就算他想自杀,也总不该跑出这么远吧?疯了?

        “你一直不用刀的,你怎么可以突然用刀?”对于叶无伤的那柄唐刀,公孙铭百思不得其解:从第一次执行任务开始,从未见过他用刀,这次怎么出现了一柄长长的唐刀?再说他将唐刀藏到了哪里?如此长的唐刀在身上,他一出现就应该露出破绽才对??!

        “你丫怎么那么多疑惑?怪不得聪明啊,原来凡事都会画个问号!”叶无伤嘿嘿一笑,摆手说道“这一次,恐怕你要去问阎王爷了!”说着快速出手斩向公孙铭的脑袋……

        “等一等!”公孙铭瞳孔一缩,着急之下大喊道,唐刀几乎已经斩断了他的毛寸,硬生生的停在了头皮之上,公孙铭忍不住咽了口气,感受着唐刀之上的戾气,微微松了口气。

        “我从不在杀人的时候停下来,念在你是龙痕成员的份儿上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币段奚颂频毒屯T诠锩哪源?,面无表情的等待着公孙铭的最后遗言。

        “叶无伤,我是龙痕成员,杀了我你必然会受到龙痕无尽的怒火,对你可是没有一点好处的?!惫锩艘豢谄?,稳定心境后说道,“留我一条命,我可以离开龙痕,隐姓埋名?!?br />
        “卧槽!”此话一出,让叶无伤震惊无比:此人在龙痕几乎可以称得上最优秀的狙击手了,其心境可是无比沉稳的;再者龙痕中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无惧死亡的,这小子居然向自己求饶?这似乎并不是他的计谋,毕竟在临近死亡的那一刻,所有的计谋都是徒劳。

        “不必怀疑!”看出了叶无伤的猜测,公孙铭苦笑一声说道“就算是经过特殊的训练,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又怎么会不惧怕?我没有出过几次任务,还很留恋这大好河山。就算让我背叛鳌峰,又有何难?鳌峰心胸狭隘,留在他身边早晚有吃亏的一天?!?br />
        这一点来看,公孙铭倒的确是一个聪明人。在鳌峰下令让他来杀叶无伤的时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不管结果如何对他自己都没有好处!若是他杀了叶无伤,那他的功夫岂不是比叶无伤还要高?鳌峰会容得下他么?若是他杀不死叶无伤,任务失败恐怕不是死就是被淘汰。现在看来,似乎只有归顺叶无伤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叶无伤也知道这一点,嘿嘿一笑点头说道“如果换做别人,我会毫不犹豫直接就干掉你,但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随意背叛的人。相反你也不是愚忠的人,知道接受任务不会有好下场。既然如此,我收下你又何妨?!”说着唐刀收了回来,轻轻一晃竟然盘在腰上变成了一条红色的腰带,让公孙铭震惊不已:从没想过唐刀还能像软剑一样变成腰带,人才啊……

        “公孙铭,你跟铁头不一样。你能聪明的选择我这一方,但铁头却不这么想。接受了这个任务,恐怕他会一头干到死??!”叶无伤捏着下巴看着下面依旧在吼叫的铁头说道。不明白为何他这么能吼,难倒就不怕哑了嗓子?

  •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双色球机选一般中不了 11选5稳赚公式 双色球中奖计算 全天幸运飞艇开奖计划 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上海时时遗漏分析 重庆时时最新算法 pk10平刷不加倍教程 吉林时时骗 斗牛牛规则 逆袭彩票计划软件手机 双色球计划王 吉林时时论坛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彩票全天人工计划网安卓下载 玩分分赛车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