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七四〇章 深水暗潮 浩劫阴影(下)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查询: 第七四〇章 深水暗潮 浩劫阴影(下)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fmv9.com.cn     星河流转,夜渐渐的深下去了,襄阳大营之中,有关于北地黑旗讯息的讨论,暂时告了一段落。将领、幕僚们陆陆续续地从中间军营中出来,在议论中散往各处。

        如孙革等几名幕僚此时还在房中与岳飞讨论当前局势,岳银瓶给几人奉了茶,先一步从房中出来。午夜的风吹得柔和,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象着今夜讨论的众多事情的分量。

        华夏军的再次出现、北地的天翻地覆、疑似那位宁先生的踪?!约芭嬗锌赡苷箍亩??;蛐?,真的要再次打起来了。

        她并不为此感到畏惧,作为岳飞的养女,岳银瓶今年十四岁。她是在战火中长大的孩子,随着父亲见多了兵败、流民、逃亡的惨剧,义母在南下途中病逝,间接的也是因为万恶的金狗,她的心中有恨意,自幼随着父亲学武,也有着扎实的武艺基础。

        先前岳飞并不希望她接触战场,但自十一岁起,小小的岳银瓶便习惯随军队奔波,在流民群中维持秩序,到得去年夏天,在一次意外的遭遇中银瓶以高超的剑法亲手杀死两名女真士兵后,岳飞也就不再阻止她,愿意让她来军中学习一些东西了。

        “你是我岳家的女儿,不幸又学了刀枪,当此倾覆时刻,既然非得走到战场上,我也阻不了你。但你上了战场,首先需得小心,不要不明不白就死了,让他人伤心?!?br />
        银瓶自幼随着岳飞,知道父亲一向的严肃端正,唯有在说这段话时,显出罕见的柔和来。不过,年纪尚轻的银瓶自然不会追究其中的涵义,感受到父亲的关心,她便已满足,到得此时,知道可能要真的与金狗开战,她的心中,更是一片慷慨愉悦。

        在门口深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她沿着营墙往侧面走去,到得转角处,才陡然发现了不远的墙角似乎正在偷听的身影。银瓶蹙眉看了一眼,走了过去,那是小她两岁的岳云。

        “姐,我听说华夏军在北面动手了?”

        十二岁的岳云才刚开始长身体不久,比岳银瓶矮了一个头还多,不过他自幼练功习武,刻苦异常,此时的看起来是颇为健康结实的孩子??醇憬愎?,双眼在黑暗中露出炯炯的光芒来。岳银瓶朝旁边主营房看了一眼,伸手便去掐他的耳朵。

        “啊,姐姐,痛痛痛……”岳云也不躲避,被捏得矮了个头,伸手拍打银瓶的手腕,口中轻声说着。

        “还知道痛,你不是不知道军纪,怎可靠近这里?!鄙倥蜕档?。

        “姐,我方才才过来的,我找爹有事,啊……”

        “哼,你躲在这里,爹可能早就知道了,你等着吧……”

        岳银瓶说着,听得营房里传来说话和脚步声,却是父亲已经起身送人出门她想来知道父亲的武艺高强,原本便是天下第一人周侗宗师的关门弟子,这些年来正心诚意、一往无前,更是已臻化境,只是战场上这些功夫不显,对旁人也极少说起但岳云一个孩子跑到墙角边偷听,又岂能逃过父亲的耳朵。

        果然,将孙革等人送走之后,那道威严的身影便朝着这边过来了:“岳云,我早已说过,你不得随意入军营。谁放你进来的?”

        “爹,弟弟他……”

        “银瓶,你才见他,不知原委,开什么口!”前方,岳飞皱着眉头看着两人,他语气平静,却透着严厉,这一年,三十四岁的岳鹏举,早已褪去当年的热血和青涩,只??瓜乱徽Ь雍蟮脑鹑瘟?,“岳云,我与你说过不许你随意入军营的理由,你可还记得?”

        “记得?!鄙硇位共桓叩暮⒆油α送π靥?,“爹说,我毕竟是主将之子,平素即便再谦和自持,那些士兵看得爹爹的面子,终究会予我方便。长此以往,这便会坏了我的心性!”

        “今日他们放你进来,便证实了这番话不错?!?br />
        “不是的?!痹涝铺Я颂?,“我今日真有事情要见爹爹?!?br />
        岳飞目光一凝:“哦?你这小孩儿家的,看来还知道什么重要军情了?”

        “爹,我推动了那块大石头,你曾说过,只要推动了,便让我参战,我如今是背嵬军的人了,那些军中兄长,才会让我进来!”

        岳银瓶眨着眼睛,惊奇地看了岳云一眼,小少年站得整整齐齐,气势昂扬。岳飞望着他,沉默了下来。

        原来,这一对儿女自幼时起便与他学习内家功,基础打得极好。岳飞性情刚毅勇决、极为端正,这些年来,又见惯了中原沦陷的惨剧,家中在这方面的教育素来是极正的,两个孩子自幼受到这种情绪的熏陶,提起上阵杀敌之事,都是义无反顾。

        银瓶参军之后,岳云自然也提出要求,岳飞便指了一块大石头,道他只要能推动,便允了他的想法。攻下襄阳之后,岳云过来,岳飞便另指了一块差不多的。他想着两个孩子身手虽还不错,但此时还不到全用蛮力的时候,让岳云推动而不是抬起某块巨石,也正好锻炼了他使用巧劲的功夫,不伤身体。谁知道才十二岁的孩子竟真把在襄阳城指的这块给推动了。

        许是自己当初大意,指了块太好推的……

        岳飞沉默许久,场面尴尬了一会儿。过得片刻,只见他抬起头来:“此事明日再说,你先去歇息一阵,待会让你姐送你回去……银瓶,你先随我走走?!?br />
        岳云一脸得意:“爹,你若有想法,可以在俘虏中选上两人与我放对比试,看我上不上得了战场,杀不杀得了敌人??刹恍朔椿?!”

        “……再说?!痹婪杀掣核?,转身离开,岳云此时还在兴奋,拉了拉岳银瓶:“姐,你要帮我美言几句?!?br />
        “你还没马高呢,矮子?!?br />
        银瓶知道这事情双方的为难,罕见地皱眉说了句刻薄话,岳云却毫不在意,挥着手笑得一脸憨傻:“嘿嘿?!?br />
        岳银瓶转身,追着父亲去了。

        ***********

        军营当中,许多的士兵都已歇下,父女俩一前一后信步而行,岳飞背负双手,斜望着前方的夜空,却沉默了一路。待到快到军营边了,才将脚步停了下来:“岳银瓶,今日的事情,你怎么看???”

        “女真人吗?他们若来,打便打咯?!?br />
        她少女身份,这话说得却是简单,不过,前方岳飞的目光中并未觉得失望,甚至是有些赞许地看了她一眼,斟酌片刻:“是啊,若是要来,自然只能打,可惜,这等简单的道理,却有许多大人都不明白……”他叹了口气,“银瓶,这些年来,为父心中有三个崇敬敬重之人,你可知道是哪三位吗?”

        少女只是想了想:“周侗师公必是其中之一?!?br />
        “是啊?!背聊?,岳飞点了点头,“师父一生正直,凡为正确之事,必定竭心尽力,却又从不迂腐鲁直。他纵横一生,最终还为刺杀粘罕而死。他之为人,乃侠义之巅峰,为父高山仰止,只是路有不同当然,师父他老人家晚年收我为徒,教授的以弓马战阵,冲阵功夫为主,可能这也是他后来的一番心思?!?br />
        “第二位……”银瓶沉思片刻,“可是宗泽老大人?”

        岳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啊,宗泽宗老大人,我与他相识不深,然而,自靖平耻后,他孤守汴梁,运筹帷幄尽心竭虑,临死之时高呼‘渡河’,此二字也是为父此后八年所望,思之想之,无时或减。宗老大人这一生为国为民,与当初的另一位老大人,也是相差不多的……”

        “父亲说的第三人……莫非是李纲李大人?”

        她看见父亲脸上复杂地笑了笑。

        “这第三人,可说是一人,也可说是两人……”岳飞的脸上,露出缅怀之色,“当初女真尚未南下,便有许多人,在其中奔走预防,到后来女真南侵,这位老大人与他的弟子在其中,也做过许多的事情,第一次守汴梁,坚壁清野,维持后勤,给每一支军队保障物资,前线虽然显不出来,然而他们在其中的功劳,不可磨灭,及至夏村一战,击败郭药师大军……”

        他说到这里,顿了下来,银瓶聪颖,却已经知道了他说的是什么。

        “父亲指的是,右相秦嗣源,与那……黑旗宁毅?”

        “你倒是知道不少事?!?br />
        “女儿当时尚年幼,却隐约记得,父亲随那宁毅做过事的。后来您也一直并不讨厌黑旗,只是对旁人,从来不曾说过?!?br />
        “大错铸成,往事已矣,说也无用了?!?br />
        “只是……那宁毅无君无父,实在是……”

        岳银瓶蹙着眉头,欲言又止。岳飞看她一眼,点了点头:“是啊,此事确是他的大错。不过,这些年来,每每忆及当初之事,唯有那宁毅、右相府做事手段井井有条,千头万绪到了他们手上,便能整理清楚,令为父高山仰止,女真第一次南下时,若非是他们在后方的工作,秦相在汴梁的组织,宁毅一路坚壁清野,到最艰难时又整肃溃兵、振奋士气,没有汴梁的拖延,夏村的大胜,恐怕武朝早亡了?!?br />
        他叹了口气:“其时尚未有靖平之耻,谁也不曾料到,我武朝泱泱大国,竟会被打到今日程度。中原沦陷,民众流离失所,千万人死……银瓶,那是自金武两国开战之后,为父觉得,最有希望的时刻,真是了不起啊,若没有后来的事情……”

        岳银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岳飞深吸了一口气:“若不论他那大逆之行,只论汴梁、夏村,至其后的华夏军、小苍河三年,宁毅行事手段,所有成就,几乎无人可及。我十年练兵,攻下襄阳,黑旗一出,杀了田虎,单论格局,为父也不及黑旗万一?!?br />
        银瓶道:“然而黑旗只是阴谋取巧……”

        岳飞摆了摆手:“事情有用,便该承认。黑旗在小苍河正面拒女真三年,击溃伪齐何止百万。为父如今拿了襄阳,却还在担忧女真出兵是否能赢,差距便是差距?!彼吠虿辉洞φ谝狗缰衅锏钠熘?,“背嵬军……银瓶,他当初反叛,与为父有一番谈话,说送为父一支军队的名字?!?br />
        “名字……”岳银瓶瞪大眼睛,忍不住开口。岳飞笑着点点头。

        “是啊,背嵬……他说,意味是背着山走之人,亦指军队要背负山一般的重量。我想,上山下鬼,背负高山,命已许国,此身成鬼……这些年来,为父一直担心,这军队,辜负了这个名字?!?br />
        “……”少女皱着眉头,思考着这些事情,这些年来,岳飞时常与家人说这名字的意义和重量,银瓶自然早已熟悉,只是到得今日,才听父亲说起这一向的缘由来,心中自然大受震撼,过得片刻方才道:“爹,那你说这些……”

        这句话问出来,前方的父亲表情便显得奇怪起来,他犹豫片刻:“其实,这宁毅最厉害的地方,从来便不在战场之上,运筹、用人,管后方诸多事情,才是他真正厉害之处,真正的战阵接敌,许多时候,都是小道……”

        他说到这里,表情烦闷,便没有再说下去。银瓶怔怔半晌,竟噗嗤笑了:“父亲,女儿……女儿知道了,一定会帮忙劝劝弟弟的……”

        “唉,我说的事情……倒也不是……”

        “噗”银瓶捂住嘴巴,过得一阵,容色才努力肃穆起来。岳飞看着她,目光中有尴尬、有为难、也有歉意,片刻之后,他转开目光,竟也失笑起来:“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循着内力,在夜色中扩散,一时间,竟压得四野静谧,犹如空谷之中的巨大回音。过得一阵,笑声停下来,这位三十余岁,持身极正的大将军面上,也有着复杂的神情:“既然让你上了战场,为父本不该说这些。只是……十二岁的孩子,还不懂?;ぷ约?,让他多选一次吧。若是年纪稍大些……男儿本也该上阵杀敌的……”

        “是,女儿知道的?!币咳套判?,“女儿会尽力劝他,只是……岳云他傻乎乎一根筋,女儿也没有把握真能将他说动?!?br />
        “去吧?!?br />
        不愿意再在女儿面前出丑,岳飞挥了挥手,银瓶离开之后,他站在那儿,望着军营外的一片黑暗,久久的、久久的没有说话。年轻的孩子将战争当成儿戏,对于成年人来说,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三十四岁的岳鹏举,对外强势精明,对内铁血严肃,心中却也终有些许过不去的事情。

        如果能有宁毅那样的口舌,现在或许能好过许多吧。他在心中想到。

        ……

        随后的夜晚,银瓶在父亲的营房里找到还在打坐调息装镇静的岳云,两人一道从军营中出去,准备返回营外暂居的家中。岳云向姐姐询问着事情的进展,银瓶则蹙着眉头,考虑着如何能将这一根筋的小子拉住片刻。

        此时的襄阳城墙,在数次的战斗中,坍塌了一截,修补还在继续。为了方便看察,岳云等人暂居的房子在城墙的一侧。修补城墙的工匠已经休息了,路上没有太多光芒。让小岳云提了灯笼,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正往前走着,有一道人影从前方走来。

        那身影高大,到得近处,银瓶的说话才顿了一顿,前方来人身材魁梧,随着他的前行,身形看来竟还在增长由人畜无害变得危险,这是绿林高手放开气势的象征,不是真正的高手甚至还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藏拙。

        “两位是岳家的小将军吧……”那身影到得近处,只见火光照耀出,显出一张满是刀疤的黑脸来。

        银瓶抓住岳云的肩膀:“你是谁?”

        一步之间,巨汉已经伸手抓了过来。

        银瓶手中,飘影剑似白练出鞘,同时拿着烟花令箭便打开了盖子,一旁,十二岁的岳云沉身如山岳,大喝一声,沉猛的重拳轰出。两人可以说是周侗一系嫡传,即便是少女孩童,也不是一般的绿林好手敌得住的。然而这一瞬间,那黒肤巨汉的大手犹如覆天巨印,兜住了风雷,压将下来!

        不久之后,示警之声大作,有人浑身带血的冲进军营,告知了岳飞:有伪齐或是女真高手入城,抓走了银瓶和岳云,自城墙冲出的消息。

        再过得一阵,高宠、牛皋等人带着军中好手,飞快地追将出去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自从泽州事了,宁毅与西瓜等人一路南下,已经走在了回去的路上。这一路,两人带着方书常等一众护卫跟班,有时同行,有时分开,每日里打探沿途中的民生、状况、各式情报,走走停停的,过了黄河、过了汴梁,逐渐的,到得邓州、新野附近,距离襄阳,也就不远了。

        宁毅不愿贸然进背嵬军的地盘,打的是绕道的主意。他这一路之上看似悠闲,实际上也有许多的事情要做,需要的谋算要想,七月中旬的一晚,夫妻两人驾着马车在野外宿营,宁毅思考事情至半夜,睡得很浅,便悄悄出来透气,坐在篝火渐息的草地上不久,西瓜也过来了。

        “这两日见你休息不好,担心女真,还是担心王狮童?”

        “你倒是知道,我在担心王狮童?!蹦阈α诵?。

        “这些天,你为他做了不少布置,岂能瞒得过我?!蔽鞴仙熘彼?,伸手抓住脚尖,在草地上折叠、又舒展着身体,宁毅伸手摸她的头发。

        “是有些问题?!彼档?。(未完待续。)  

  •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老时时0613 飞艇冠军二期六码计划 北京赛车人工两期计划软件 皇家彩世界 开奖软件下载 二星组选包胆什么意思 王中王36码资料 快三稳赚投注方法 快乐10分稳赚 pk10免费计划app苹果 北京塞车全天计划数据 双色球进五走势图 体彩篮球算不算加时 福彩3d怎么买稳赚不赔 时时彩神龙计划软件 2019年最老的葡京赌侠 后一计划软件手机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