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
  •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美食帝国 > 第一卷 初学厨艺 第294章 蟹八件(二更补更)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介绍:第一卷 初学厨艺 第294章 蟹八件(二更补更)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www.fmv9.com.cn     这种温酒的器皿,说白了就是隔水加热,避免温度太高,把酒水都蒸馏了。

        热酒的温度不可以过高,大概四五十度的时候,入口刚刚好,花雕酒的度数本就只有十几度,加热以后,酒水挥发,度数就更低了,这个时候的酒入口绵延醇厚,配合螃蟹来吃,味道极好。

        苏曼一边动手温酒,一边给众人讲解,她今天穿了件中袖的衬衣,一抬手,袖子便向下滑去,露出半截莹白的手臂,她温酒的时候动作缓慢,配合在一起,便显得无比优雅。

        一时间,一干年轻人看的赏心悦目,小安德鲁拿起桌子上的凉茶,一口干掉,才压下心中的燥热,对着身边的乔治八世低声道:“看着挺美的,可就不知道怎么说——”

        乔治八世毕竟比他多学了几年中文,喃喃道:“红袖添香?!?br />
        山水哥耳尖的听到,瞥了一眼乔治八世,心道个蛮子也知道老祖宗的典故,还红袖添香上了!

        他坐在一旁冷眼旁观,到了现在也不由啧啧称奇起来,没想到这小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开口就是引经据典,论起吃来简直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架势,加上生的容貌也堪称清丽,言谈举止还真有那么几分红袖添香的味道!

        难怪这帮大吃货们一个个的上了贼船!

        温酒很快,坐上酒精炉,片刻功夫,就温好了几壶酒,苏曼手摸了下酒壶的外壁,感受了下温度,亲自动手,端着酒壶,绕着大圆桌转了一圈,一个个的给他们把酒杯斟满,又把螃蟹分了下去,每人一只,无人落空。

        小安德鲁第一次享受如此待遇,不免受宠若惊,待看到身边的让和乔治八世都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心道,两个没良心的玩意,原来早就享受过了,也不告诉爷一声!

        他却不知道,让和乔治八世,也不过是借了萧凌的光罢了!

        苏曼分完了螃蟹,众人都已经习惯了她发号施令,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鲜红的螃蟹,却没人动手。

        苏曼一眼扫过,微皱起眉头,看向了一旁的阿秀:“你们连蟹八件都不准备么?”

        阿秀一愣,这真不能怪他,按照习惯,一看吃饭的都是国际友人,连筷子都不会握的主,谁会准备蟹八样??!

        甚至一般的客人都不会要这些工具。

        来天香楼的客人无非分为两种,一种是逢年过节,偶尔来打打牙祭的,他们天香楼提供的是正经的上海的大闸蟹,在原产地就卖的不便宜,何况是运送到了香港,一般人哪里会经常吃,无非是看到了季节,一家老小来吃个新鲜。

        另有一种钱多的花不完的,来天香楼自持身份,往往会要服务生们动手,把螃蟹里的肉剔出来,盛到瓷碟里,奉上。

        所以说,会自己动手用蟹八件来吃螃蟹的,真是少有。

        第一,要经常吃螃蟹,第二,还是要老饕一流,专研美食数十年,才知道,真正吃螃蟹,不单是为了那点蟹脂蟹膏,从蟹壳里挖掘出每一丝藏在犄角旮旯的蟹肉才是最令人享受的。

        所以说,会用到蟹八件的,往往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主动要蟹八件,阿秀还是第一次碰到。

        他微一愣神,反应过来,恭敬的道:“我这就去??!”

        出了门,阿秀的少年人的特性立刻展露,两条长腿一迈,一步三个台阶的向楼下跑去,还未进厨房,大呼小叫的喊道:“阿流!阿流!满庭芳的客人要蟹八件!”

        阿流抬起头,一脸惊讶,连蟹八件都知道,他按捺不住了,伸手从装着餐具的大消毒柜里取出了十几套蟹八件,对着阿秀一努嘴:“走,上楼去!”

        他倒是要会一会这位能吃会喝的好汉,看究竟长了三头六臂没有!

        阿秀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习惯性的一推包厢的门,那种冰冷的让人窒息的感觉再次传来,仿佛同时被无数条毒蛇盯住,他的脑子一空,身体自我?;ば缘乃布浣┯?。

        阿流不解的推了推他,阿秀僵直着往前迈了一步,阿流一怔,哪怕他是男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屋子的帅哥,的确个个极品。

        长得帅不说,关键是那股纯爷们的气魄,简直是老少通杀。

        这么一来,在这帮纯爷们中间的那朵唯一一朵芙蓉,就分外打眼了。

        女孩上身简单的白色衬衣,样子倒是别致,中袖,领口设计成了仿古的斜襟,收腰,小圆摆的下襟上点缀了几片绿色的竹叶,下面简简单单的搭配了一条黑色铅笔裤,看上去清爽透亮,十分舒服。

        看到包厢内的年轻服务生进来后,身后还跟了个厨师,苏曼亦是惊愕片刻,阿流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客气的笑了下,沉稳的开口道:“我怕你们不会用,来讲解下?!?br />
        刷刷刷,所有人的视线落到了乔治八世身上,没办法,这里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中文的,貌似就这一个。

        乔治八世耸了下肩,原文翻译过去:“他说,怕大家不会用,所以特意的来教导我们了!”

        话音未落,阿秀便觉得屋子里一凉,眼角的余光扫过,这帮子帅哥的戾气直线上升,瞬间暴露了暴徒本质。

        小安德鲁脸上笑容一收,对着山水冷哼一声,山水懊恼的看了阿流一眼,没规矩的小子,教导那个词,是能随便说的出来的么!

        别看现在这帮家伙相安无事的坐在一个包厢里,说不定什么时候翻脸就从背后捅对方一刀。

        这么一想,山水越发佩服眼前的小姑娘,对了,他似乎还不知道小姑娘的名字,等下一定要问问!

        苏曼敏感的察觉到气氛不对,轻咳两声,看向了阿流,推托道:“我会用,给我就行了!”

        说着,她注意到了阿流手里的托盘,上面摆放整齐的一摞精致的盒子,随手拿起了一盒,打开来看了一眼,银光闪闪,苏曼暗暗点头,应该是银制的,作为酒店,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

        所以说中国人在吃的方面,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吃不说,对和吃有关的玩意,也追求尽善尽美。

        这蟹八样,最开始可能单是为了吃螃蟹弄出来的,到了后来,却追求精美华贵,银制的只能算是普通,金制的也不一定叫好,还要看工艺。

        甚至古人曾云,美食不如美器,追求奇巧玩器简直到了本末倒置的地步。

        而在吃蟹最为风靡的苏州,蟹八样也成了古人嫁女必备的嫁妆之一!

        “在古时候,富贵人家讲究嫁妆陪送一辈子,就是女儿虽然嫁到夫家了,但是吃的用的,全都是自己的嫁妆,这样在丈夫家做人,腰杆自然挺直——”

        苏曼习惯性的侃侃而谈,这些知识,还是冯子期给她讲的,当时听了,她惊奇的把眼睛都瞪圆了,看来在古代,投胎十分重要??!

        阿秀一脸惊奇,他用手肘撞了撞阿流,低声问道:“阿流哥,她说的真的假的???”

        阿流喉头一阵发苦,他天天做螃蟹,天天给客人用蟹八件,蟹八件是女儿嫁妆的事情,却还是第一次听说。

        内地的酒楼,大部分是不锈钢制品,其实照苏曼看来,金银偏软,用一用就变形了,反倒不如不锈钢的来的长久。

        不过从口感上,自然还是银质的更好,银子属于惰性金属,不容易氧化,从而影响到食物的口感,这也是无论古代的中国还是欧洲,银质餐具都是贵族的首选爱好了。

        苏曼站到了圆桌旁,拿起自己碗碟里的螃蟹,又打开了蟹八件,一样样的讲解起来:“这是专门用来吃螃蟹的工具,一共八样,现在我给你们演示一下!”

        苏曼先把螃蟹放到了小巧的剔凳上,拿起了精致的银质剪刀,利落的剪下了螃蟹的两只钳子,不得不提一下,大闸蟹本身是湖蟹,所以蟹钳上长着密密的长毛,苏曼用剪子把长毛剪掉,登时顺眼许多。

        接着她换了蟹钳,把蟹的两只螯干脆的剪开,又换了蟹针把里面的肉两下都勾了出来。

        小安德鲁看的目不转睛,乔治八世亦是睁圆了眼睛,他也吃过多次螃蟹,以前看旁人操作,却没有这样赏心悦目的感觉。

        蟹钳处理完毕,苏曼又拿过了蟹身,接着拿起了腰圆锤,沿着椭圆形的蟹壳边缘轻轻的敲打一周,然后换了长柄斧,利落的撬开了蟹壳。

        再次拿起蟹针,轻挑两下,勾出了螃蟹的胃和心脏,这都是极寒之物,不适合食用。

        又拿起细巧的长柄小勺,沿着蟹壳轻刮两下,把蟹脂刮了下来,空空如也的蟹壳被丢到了蟹盆里。

        接着交替食用蟹勺和蟹针,片刻功夫,蟹盆里一只完整的螃蟹空壳,而苏曼面前的盘子里,则是一摞雪白的蟹肉。

        苏曼有意放慢了速度,众人看的清清楚楚,回头一想,却是一脑子浆糊,似乎苏曼纤细的十指只是交替的动了动,那一只完整的螃蟹便骨肉分离,小安德鲁喃喃道:“魔法,这一定是东方的魔法?!?nbsp; 

  • 分支机构及战略合作单位 2019-08-17
  • 时评丨让生态保护 从“禁令”走向“自觉” 2019-08-06
  • 重庆市南岸区:探索建立“微益坊” 2019-06-23
  • 新型国际关系擘画人类未来 2019-05-13
  • 湖州南浔:“文体惠民”送进村 2019-05-12
  • 做生意,有钱赚就进;没钱赚就撤。总不能死活不动让人坑吧。 2019-05-12
  • Razer Core X为笔记本电脑释放极致显示性能 2019-05-11
  • 十年长出一座绿色新城 2019-05-11
  • 一图到底3分钟读懂上合峰会医疗保障,为何青睐这里 2019-05-10
  • 共产党新闻网—资料中心—历次党代会 2019-05-09
  •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2019-05-08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05-08
  • 魏晨:与女友感情稳定 有结婚计划会第一时间公开 2019-05-07
  • 写字楼起火 员工为保客户资料抱电脑主机逃下11楼 2019-05-07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5-06